心兒流浪走四方——美娜多之比通

消費:44000
出發:2018年10月2日
旅程:20天
人物:情侶
老北風滾過黑土地
老北風滾過黑土地 2020年1月3日

心兒流浪走四方——美娜多之比通

 
重點:(一旦你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,語言也不同,信息也不靈,你怎樣求助呢?使用什麽方法?結局會怎樣呢?)
我們來到了比通,隔海峽與藍碧島對望,可怎麽才能過去呢?
我知道克拉巴火山就在比通附近,可是究竟在哪裏呢?
我們求助印尼警察,他們能幫助我們嗎?
詞匯地名:比通(bitung),藍碧島(也稱倫貝島pulau lembeh),克拉巴火山(GN klabat),唐可可(tangkoko),藍碧海峽(lembeh strait),托莫洪(tomohon)
任務和目的:來到比通,我們原計劃有兩個去處,一個是遊覽藍碧海峽和藍碧島,遊泳、潛水或浮潛,據說這裏是世界垃圾潛水頂冒尖的聖地,為各地潛界俠客所景仰;另一個是攀登克拉巴火山。據說克拉巴火山有一個火山湖,風景奇特。

一, 在比通坐小公交車(minibus)

我們從唐可可出發,乘坐一輛三排坐的汽車,把我們送到了一個叫做義利陽的地方,這裏大概是比通的郊區,從這裏,就可以乘坐去比通的小公交車啦。
(請瀏覽前一篇《心兒流浪走四方——美娜多之利庫龐》)

 

 

印尼

在比通(美娜多或整個北蘇拉威西省)小公交車俗稱小藍車,這是一種當地廣泛使用的載客小公交車,油漆成藍色,因此稱為小藍車(blue car)。這種車除司機和副駕駛外,後面有三排坐。在這裏,小藍車成群結隊,無所不在,無所不能,出奇地多。來到當地,對不起,你就離不開這種小藍車了。
小藍車最大的特定就是沒有固定路線,隨乘客而定,隻要你敢上車,就一定會把你送到你的家!——怎麽樣,是不是很方便?在郊區,小藍車票價五千盾,在城裏一般是四千盾,但是如果你從城郊坐進城,路程會很遠,這種情況下需要一萬盾。

印尼

幹幹淨淨的椰子殼,當地作為木炭使用,比如燒烤
隻是,你想到你的家,別人也想到別人的家,因此,你要為別人繞很多路,別人也會為你繞很多路,好在城市不大。一上車,我們把旅店地址給了司機,司機一直把我們送到旅店。每人一萬盾。

二, 比通面臨大海卻沒有沙灘

來到比通,正是中午,太陽火熱,滿身大汗,急忙洗澡,然後也不敢出門,直到下午四點,在前台找一張地圖,從地圖上看,旅店離碼頭不遠,按照以往經驗,先去碼頭,找一找去往藍碧島的遊船,然後沿著大海向前走,看一看沙灘,在沙灘的另一側,一定是最繁華的馬路,馬路上肯定有很多旅遊服務點,隨便找一個,報名一日遊。按照我們以往的經驗,比如泰國的,比如越南的,比如巴厘島的……
走出旅店,果然很容易就找到了碼頭。

印尼

但是仔細一看,隻是一個貨運碼頭,很大的貨輪靠在岸邊,正在裝卸貨物;很多滾裝船靠在碼頭上,大貨車也不客氣的往上開;另一側是一個集裝箱碼頭,高大的吊車朝天聳立;怎麽會沒有客運呢?我們很疑惑,決定繞過碼頭,沿著大海向前走,去尋找我們想像中的沙灘。

印尼

雖然繞過了碼頭,雖然馬路越走越寬闊,可始終沒有看見大海,更沒有看見沙灘,天色黑下來,路燈也都亮起來,看見了一大片夜市,燈火輝煌,人群湧動,竟然看見一個中餐館,進去打探,可惜老板不在,夥計們也不會中文,打探失敗。天色漸晚,隻得回返。
可怎麽回去呢?出來走了很遠,已經走不動了!也不分說,跳上一輛小藍車,把旅店地址給司機看,司機也不搭話(說不清楚,也聽不明白),沒幾分鍾,車上的人都下淨了,司機示意我下車,把另一輛車指給我看,原來他到了終點,給他四千盾,他竟然不收,我爬上另一輛車,把地址給司機看,司機躊躇了一下,然後把車上的另一個人趕下車,載上我,一直送到旅店,我千恩萬謝,點頭哈腰致意,給了他四千盾。……其實,在外嗎,也沒有想像的那麽糟糕!謝謝啊,這些幫助過我的而不相識的司機們!
原來,比通雖然面臨大海,卻沒有沙灘,它沿海的一側是峭壁和山脈,因此,和我們看見的其它城市不同,臨海是沒有街道的。我們……啊,原來想像錯了!另外,比通還不是一個旅遊城市,沒有想像中的旅遊公司、潛水商店,比通人民還不知道,這裏是一個外界盛傳的垃圾潛水天堂。
垃圾潛水,原名是muck dive是,含義是汙泥潛水,一般俗稱垃圾潛水。這裏水下有細紗或汙泥,生活著很多奇特的小生物,吸引眾多的潛水愛好者。

三:藍碧島啊,我們可找到你了

已經很晚了,可第二天究竟怎麽去藍碧島呢?我們夫妻隻好請教旅店老板,旅店老板是一個細心和熱情的人,他呢,也很爽快,答應第二天親自把我們送到客運碼頭。
第二天早晨,吃完早飯,我們收拾行囊,什麽泳衣泳褲、什麽水母衣,還有呼吸管和潛水鏡,老板開著汽車,把我們送到了碼頭,我們仔細一看,忍不住哈哈大笑,原來,客運碼頭緊挨著貨運碼頭,就在昨天大船的後面,昨天被幾艘大船擋住,我們竟然沒有看見。

 

 

印尼

上圖,左三是船老大,左二是同船乘客
老板很熱心,幫我們找到一艘公船,這艘船開往藍碧島,但藍碧島有很多停船點,這艘船隻停靠22號和23號停泊點,九點出發,下午兩點回來,每人船票兩萬盾,也不管三七二十一,我們跳上船,隻要是能上藍碧島,哪裏都行。
上船一看,除了我們夫妻,另外只有四個乘客,一個男青年,一個中年女子,像是一個公務人員,還有兩個年齡稍大的男人。因為有我們夫妻,大家找到了各種話題,熱火朝天地討論,當他們知道我們想上島遊泳後,又出了很多主意,爭論究竟22號點好還是23號點好。大家討論完畢,熱烈合影留念。

印尼

我們夫妻和一位長者合影,這位同船旅客非常熱心
輪船緩緩駛過著名的藍碧海峽,海峽清澈而深藍,波浪不大,是一個狹長的海峽,大約過了半個小時,輪船駛進23號停泊點,兩位老者都下了船,我們一看,這裏別說沙灘,就連一塊平地都沒有,隻好等待下一處停泊點,又過了二十分鍾,終於停靠22號停泊點,也沒有別的選擇啦,我們下了船,雙腳一登岸,心也落了地,藍碧島啊……我們可找到你了!

印尼

這是22號停泊點,前水後上,

印尼

上圖,一登岸,就看見一些人在搭一座建築,應該是公共建築
原來,和我們同船的女子是來這個島視察工作的,一上島就走家串戶的去訪問,而另一個男青年,卻興致勃勃,始終跟著我們,先說領我們去看紅樹林,可我們對紅樹林不感興趣,又說領我們去參觀民俗村,我們也不想去,很感謝他的好意,後來他泱泱離去。
一上岸,我們就知道這裏沒有我們想像中的沙灘,也沒有什麽潛水服務的商店,看來遊泳和潛水計劃都泡湯了。可是,我們被這個小村落的景色吸引,就決定,在這裏瀏覽一番,下午原路返回比通,這個麽,……也很不錯,機會難得!

印尼

小村街景

 

 

印尼

傳說中的金椰子
這是一個緊靠大海的小村落,沒有多少人家,一面是大山,一面是大海,既不像漁民,也不像農民,他們是怎麽生活的呢?我們沿著小路向深處走,中午的陽光灑下來,熱的滿身大汗,漸漸接近村落的盡頭,我們決定不走了,就在旁邊教堂門口歇一會,這裏很涼快。

印尼

剛坐定,就來了兩個女人,領著倆個孩子,打開教堂的門,我上前招逗這倆小孩,誰知這倆小孩十分活潑可愛,我這一引逗就粘住了我,一人拉住我的一隻手,說啥也不撒開。逗引小孩可是個累活。

印尼

倆小孩賴住我,不肯離去

印尼

這機會,倆個女人(其中一位會英語)也和我妻子嘮得熱火朝天。誰知她們一聊天,就引出了一個故事,她們說,村子裏有一戶人家能提供浮潛。我們一聽,喜出望外,立刻和她們前往。
原來這戶人家,就是我們上岸後經過的緊挨棧橋的第一家,路過時,隻發現這家院落比較大,不知道這是一個有兩個房間的民宿(hotel home),平時也招待遊客,隻是他們的招牌我們看不懂。老板是一個老太太,一打聽,果然能提供一隻船,出海去浮潛。哎呀,原來……原來做一件事……並不難!心想事成是真的。

印尼

上圖,我夫人、民宿老板和孩子媽媽

四,浮潛藍碧島

終於能夠在藍碧島浮潛了(雖然不是深潛)。
我們乘坐一艘小漁船,在這裏找了四個浮潛點,玩了大約三個小時。

 

 

印尼

小漁船,魚燈被塑料袋罩住,夜間捕魚用
這四個浮潛點,海水都比較潛,接近岸邊,都是一些小魚。

印尼

小魚成群結隊

印尼

有很多奇怪景象,比如,海膽集團軍,據說,海膽是珊瑚的克星,海膽集團碾過去,珊瑚土崩瓦解,隻剩下一片沙礫。

印尼

看見的球形珊瑚,其花紋十分精美,沒有閉合的圖案,也沒有平行交叉的紋路,一條線延伸沒有盡頭。

印尼

上圖,球狀珊瑚片段

 

 

印尼

這裏還有難得一見的海龍。
下午兩點,我們乘那艘公船,回到了比通旅店。

五,比通印象

比通不是一個小城市,據說還是一個工業開發區呢!有工廠,據說還有水泥廠,在飛機場出口處,醒目的廣告牌就是海螺水泥,是不是在這裏辦了工廠?街道綿延幾十公裏,人口很多。

印尼

菜市場一角,都是魚幹

印尼

青香蕉

印尼

六, 印尼警察——啊?能幫幫我嗎?

怎麽去克拉巴火山呢?從穀歌地圖上看,大約25公裏的路程,旅店老板願意幫我找一輛汽車,一天大約25萬盾,按理說不貴,可是,可是我的理想是成為一個真正的背包客,就因為這,我想坐小藍車!何況,我已經有幾次坐小藍車的經驗了!可是,小藍車肯定不能直達克拉巴火山,我在哪裏換車呢?仔細看地圖,我決定第一站先到警察局,然後再說。

印尼

小城一角
吃完早飯,來到路邊,舉手叫停一輛小藍車,是空車,給司機看字條,司機也不說話,一口氣把我送到警察局,大約八公裏的路程,我掏出四千盾,司機點頭收錢,把我扔在了門口。我怎麽辦呢?打開手機,因為沒有網絡,地圖早已不靈了,徘徊片刻,決定去找警察,心裏希望:說不定有一個懂漢語的警察呢!推門走進警察局,遇見一個年輕警察,和我熱情地打招呼,我立刻拿出字條(我一律是字條說話)給他看,說明我要去克拉巴火山,經過艱難地(英語)交流,他掏出手機,也用穀歌翻譯,敲了一行字給我看,我一看,翻譯成漢語是“已經給你訂購了一台虎式汽車馬上就到”,我嚇了一大跳,怎麽就訂購了呢?銷售汽車不成?轉而又想,肯定是翻譯錯了,應該是預約了一台車,他又表示,需要我付成本費用,大約八萬兩千盾,我點頭同意,他又要我先到當地警察所,這下,我好像明白了,一定是他給我借了一輛摩托車,讓我騎到當地警察所,可是,可是,我既不認路,也不會騎摩托呀!我反複表示,我不知道路怎麽走,他好像聽不懂,把我拉出門外,這時我看見,一輛汽車停在門口,這下我全明白了!

 

 

印尼

熱心的警察
乘坐這輛車,大約一個小時,司機把我送到了克拉巴火山腳下的警察所,一路風光,路程確實不近。
汽車開進警察所,司機把我交給當地警察,看來已經通過電話,他們仔細盤問我的目的,讓我填寫了一行表格,然後,他們找來一個年輕人,很白淨(不知姓名,就叫小白吧),這人非常瀟灑,舉止大度,好像受過良好教育,英語也很流利(我還是聽不懂),指著一個黑乎乎的小哥告訴我,他們為我找了一個向導,經過討價還價,向導費用三十五萬盾,就這樣,……嗬嗬,我開始向克拉巴火山挺進。

印尼

二黑哥打扮很酷,是我見到的最奇特的黑哥。這是從山上下來之後的合影,很年輕,兩眼有神。一幅江湖大俠模樣

七,攀登克拉巴火山

克拉巴火山,海拔高度是1,995米,山頂有一個長170米、闊250米的火山湖。最近一次噴發是在270年前。今天,我要登一登這克拉巴火山,我要看一看這火山湖,二黑哥在前帶路,我信心百倍,背了四瓶礦泉水,拄著登山杖,在心裏對自己大喊一聲“出發”!我,一個登山者,曾經,……啊,曾經小五台北峰當日往返,這是多麽高的榮譽!

印尼

遠處就是克拉巴上,雲霧繚繞,令我神往
沿著山路向上攀登,沿途是熱帶原始森林,樹木蒼天,遮天蔽日,中間是一條小路。爬了大約半個小時,我止不住汗流浹背、氣喘籲籲,經過休整,繼續向前,可是,我還是三步一停,五步一喘,沒有辦法,我開始調整自己的步伐,緩緩地、一步一步地、用高速烏龜速度繼續攀登。

印尼

整條山路,從不間斷倒地的大樹,這棵大樹直徑有一人高

印尼

二這棵大樹,順路身亡,足有三十米長
山路越來越陡,我不斷減速,爬到大約一千二百米高度(從相機可以看海拔高度)的時候,時間已經是下午兩點,已經爬了大約四個小時,按照原計劃已經應該登頂,可向上看看山頂,自己估算,大約還需要兩個小時,我一下子就泄氣了,再過兩個小時就快黑天了,我不能夜間下山,體力已經透支了,我猶豫再三,隻得返航。
原路返回警察所,已經晚上五點半,天色暗下來。我站在山腳下,向克拉巴火山鞠躬致意,內心一片蒼涼,克拉巴火山,我已經敗在你的手下,我無話可說,……啊,可是,這是我嗎?一個登山者的榮譽哪裏去了?一個背包客的自尊哪裏去了?我很悲哀
小白也聞訊趕來,在警察所,我當面把錢款付給小白,讓我沒有想到的是,小白把全部錢款都給了二黑,並向我示意。原來,小白是在幫助一個窮苦的孩子,這令我萬分感動,我原以為,這是小白的生意!——向這些品德高尚的人們致敬!
接著,小白耐心地告訴我返程的路,用手機告訴我每次車程付五千盾,怕我不懂,又掏出一個五千的紙幣示意,接著,攔住了一輛進城方向的小藍車,對司機一頓囑咐,路燈已經開啟,我上了小藍車,郊區兩程(每程五千),進城又一程(一萬),勝利地回到了旅店。我早上七點半出發,此時已經是晚上七點半。

八,離開比通,去往下一站托莫洪

第二天,我雙腿微瘸,離開旅店,我們夫妻前往托莫洪,怎麽走呢,根據前一天經驗,我們決定先去一個地方,叫做艾瑪滴滴(aimadidi),這個地方在比通到托莫洪的中間,正在克拉巴火山附近。
我們攔住一輛小藍車,在比通,小藍車上午沒客人,我們攔住的也是一輛空車,說明去艾瑪滴滴,司機一聽,說他可以直接去,報價十萬盾,我們也覺得可以,省得換車,司機很高興,一路飛奔。
中途,司機進加油站加油,找來一位會英文的孩子媽媽,通過她問我們,去艾瑪滴滴幹什麽?我們說去托莫洪,司機立刻通過這位孩子媽媽和我們攀談,說直接去托莫洪,報價三十萬,我們正犯愁不知道後面怎麽找車,就答應了。司機一見做了一個大生意,一路上哼著小曲,興高采烈。

 

 

印尼

汽車向前,路越來越難走,崎嶇而且狹窄的山路,不斷有大陡坡和急轉彎,還好,大約兩個多小時,進入平坦地區。
中午,把我們送到了托莫洪的旅館。
第一篇:心兒流浪走四方——美娜多之布那肯之西拉登
第二篇:心兒流浪走四方——美娜多之利庫龐之唐可可
第三篇:心兒流浪走四方——美娜多之比通
第四篇:心兒流浪走四方——美娜多之托莫洪


訂閱電子報,帶你玩遍打卡熱點

老北風滾過黑土地
作者

老北風滾過黑土地

喜歡這位作者嗎?跟著他的遊記旅行去。

相關文章